關於部落格
  • 64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同學相差幾十歲 EMBA老少配

這幾年,台灣讀EMBA的風氣已不是商學院的專利,各行各業對EMBA都很有興趣。年齡也不再侷限於四十歲的中壯年族群,在EMBA的教室裡,甚至還會看到一兩位「二、三年級」的同學,有趣的是,在他們身旁的同學則是「三十歲」出頭的同學,彼此相差二、三十歲,不過他們雖然猶如「父子」卻有著「兄弟」般的情感。畢業後,他們會一起創業,也有機會成為老闆與員工的關係

時報周刊   / 報導/夏幼文 攝影/焦正德

國防部副部長陳肇敏,現在是台大EMBA最年長的學生。
這幾年,台灣讀EMBA的風氣已不是商學院的專利,各行各業對EMBA都很有興趣。年齡也不再侷限於四十歲的中壯年族群,在EMBA的教室裡,甚至還會看到一兩位「二、三年級」的同學,有趣的是,在他們身旁的同學則是「三十歲」出頭的同學,彼此相差二、三十歲,不過他們雖然猶如「父子」卻有著「兄弟」般的情感。畢業後,他們會一起創業,也有機會成為老闆與員工的關係。 五月,政大企家班應屆畢業班在晶華酒店舉辦謝師宴,在場的除了一些看起來像是總經理與董事長級的同學外,還有一群超young的e世代同學,是政大研究所的學生。他們和這群大哥大、大姊大是同學關係。二十歲出頭的他們和一群身價不斐的主管成為學長、學弟妹,在起跑線上就比其他同年齡的同學快一步。 日盛投信董事長蘇英孝,是政大企家班的學生,他們這群主管級的學生和一般的研究生一起上課,兩者之間年齡差距雖有十五歲,卻一點也沒有世代鴻溝,因為一起上課的關係,彼此能夠越過,年紀大的可以看到e世代的想法,年紀輕小的在這些叔叔伯伯阿姨的照顧下,一兩年下來,會比較有膽識。 對這群即將成為社會新鮮人來說,班上老闆級的同學如果看到表現很出色的年輕同學,就會邀請他畢業到公司上班,比起其他人來說,他們的運氣就好得多。相對的,年長的同學也可以利用這個機會,找到適合企業的年輕人才。 不過,多數的國內EMBA班,很少會和一般的研究生一起上課,所以班上幾乎都是小有成就的同學;而年長的與年輕的之間的關係,其實可像是兄弟會的模式,感覺上將來可以一起發展,仍舊一路相挺。
陳肇敏和現在在集邦科技行銷部經理王鶴偉,是這屆台大 EMBA最年長與最年輕的同學。
兒子是學長
每周四中午過後,國防部副部長陳肇敏就準備打包公事包……不,不是公事包,是書包。因為每周四中午過後一直到晚上,陳肇敏的身分都是台大EMBA的學生,不是副部長。今年六十三歲的陳肇敏是今年台大EMBA學生中,年紀最大的學生,也是軍方讀EMBA最高位階者。 陳肇敏上學並不會穿著軍裝,只會穿著國防部的夾克,其他同是國防部的部屬和他同班,在課堂上看到他並不會特別舉手敬禮,高喊「副部長,好」,只會向副部長點點頭打招呼。陳肇敏說走進教室,沒有位階、沒有大小,大家都是同學,放下身段,一起來學習。 開學一個多月來,陳肇敏雖然覺得讀EMBA很值得,不過也坦承課業確實很重,很難,有許多都是他未接觸過的領域,課聽起來有些辛苦。陳肇敏說年紀大了,理解力高但記憶力就不行了,這時候就要請隔壁的年輕同學幫忙。「我現在是在和兒子的同學成為同班同學,兒子成為我的學長。」陳肇敏笑說,同樣畢業於台大的孩子,並沒有時間幫他惡補功課。 在集邦科技擔任行銷部經理的王鶴偉,是今年台大EMBA中最年輕的學生,三十一歲的他看到副部長陳肇敏,非常尊敬。王鶴偉說因為開學才一個多月,大家都很不熟,等到開過迎新party後,他相信他和副部長的感情,會從對長輩的敬意轉為同學之間的熱絡。 如果在軍中,王鶴偉可能只是一個士官長或是一個小小的預官,絕對想不到會和總司令級的長官做同學;但EMBA卻讓不可能變為可能,王鶴偉的熱情讓陳肇敏覺得自己都年輕起來。 每隔一周的星期五傍晚,位在台北市南港區的樂斯科生物公司董事長陳振忠看看錶,高興地等待「校車」來接他,和同學一路歡唱到高雄。陳振忠是中山大學IEMBA的學生,他是班上少數三年級的同學。去年和同學一起到中山大學去註冊時,坐上計程車,司機對著他說,「陪兒子註冊喔。」陳振忠坦言年紀大了,突然要和小自己二十多歲的小伙子,成為同班同學,確實須要一些調適。
陳俊瑋(左)說和年長的同學相處,一年多下來,讓他和父親的關係逐漸改善。
經驗可傳承
班長陳俊瑋也在台北開公司,三十歲就是五家公司的董事長;但陳俊瑋說,他念EMBA碰到年長的同學,才讓他享受到當董事長的樂趣。陳俊瑋就是陳振忠口中「校車」的司機,為了在台北的同學,陳俊瑋特別買了一部七人座的RV休旅車,擔負著校車的功用,載著同學一路吃吃喝喝,開到高雄西子灣。 在車上,同學們分享著一個星期來的甘苦,即使連私人問題都可以和同學一起討論。讀EMBA一年多下來,陳俊瑋說同學之間的感情非常地緊密,就像是兄弟姊妹的關係。住在台北的同學有個約定,就是任何同學有事,一定要在四十分鐘內趕到。立法委員許榮淑,也是陳俊瑋和陳振忠的同班同學,有一回她因病昏倒,陳俊瑋和陳振忠以及其他同學就在三十分鐘內趕到醫院看她,強大的凝聚力,讓這群同學之間,毫無年齡上的隔閡。 許榮淑屬於二年級的同學,也是班上最年長的同學;不過,許委員常常會忘記年齡,和年輕的同學一起瘋。遇到要交報告時,許榮淑常會苦讀到半夜,碰到不懂的地方,還會立刻去找年輕的同學解惑,一點都不會以老大姊的身分面對年輕人。 其實,年長的同學對這群三十歲出頭的同學幫助很大。今年三十歲的陳俊瑋在八年前就已經擔任董事長的職位,但一路走來辛苦多於快樂,在人生很低潮時選擇讀EMBA。今年五十三歲的陳振忠,在二十六歲時就當上董事長,他以過來人的經驗告訴陳俊瑋,現在還太嫩了。陳俊瑋說,透過年長的同學,他對未來有了學習的對象;而年長的同學看到他們,就彷彿回頭看到年輕時的自己,雙方彷彿都成了彼此的時光鏡子。 多年來,陳俊瑋和父親溝通上常會有衝突,但自從有了像陳振忠這樣的年長的同學,每次想要和爸爸溝通時,陳俊瑋都會問陳振忠的意見,陳振忠給他的答案,讓他可以了解父親的想法,彼此在溝通時,摩擦自然就減少了。
許多EMBA的學生畢業後感情依然很好,大夥會相約出資辦個創投,共同投資事業。(李安邦攝)
同學會相挺
當初是為了圓一個學位夢想,陳振忠報考中山大學的EMBA,在同學的相互影響下,他覺得自己愈來愈年輕。原本打算自己等到六十歲就要退休,但同學們相約要活到一百二十歲,所以對於未來他又充滿幹勁與希望,規劃自己未來二十年的事業發展。「年輕又回來了!」陳振忠說和年輕的同學一起修業讀書,一起腦力激盪,也互相挑戰,企圖心與活力再度燃起。 每個星期三晚上他們就會到許榮淑的立委辦公室,進行小組討論,陳振忠覺得整個過程實在太過癮了,在討論的過程中,大夥不分年齡大小,激發創意與討論功課,不論身分高低,全都敞開心懷。陳振忠說,因為同學之間沒有利益衝突,所以每次上課可以說是他最放鬆的時候。 在辦公室裡,五、六十歲的董事長大多會請秘書幫他們打書信與資料,因為自己不會打電腦。不過,讀EMBA後,好像是他們孩子般的同學就會鼓勵他們要學習電腦輸入,受到同學的鼓勵,他們真的認真地學起來,學習將中文輸入電腦,接下來,就學其他的電腦軟體。陳俊瑋說他教會一位五十多歲的同學一些電腦應用後,讓他很後悔,覺得應該早點學,就不會錯過許多賺錢的機會。 中國大陸百萬富翁的比比皆是,像陳俊瑋這樣六年級生的董事長滿街走,想到這點,陳俊瑋就很擔心自己未來和中國大陸同業的競爭。但讀了EMBA後,他不害怕自己的戰鬥力會輸給彼岸的對手,因為每次上課都要接受同學的毫不客氣的挑戰,多次震撼教育後,膽子大了,實力也增加了。陳俊瑋認為,最重要的是,年長的同學像是拉拔自己的孩子般,毫無保留地將多年的經驗慣輸給他們,讓他們功力大為精進。 明年五月,陳俊瑋和陳振忠就要自中山大學IEMBA畢業,陳俊瑋已經打算要繼續念博士班,陳振忠也很想,但擔心自己的體力是否能負荷。一旁的陳俊瑋鼓勵他說,就繼續念吧,有問題同學會相挺。 原本以為讀EMBA只是來增加人際關係,將來做生意方便,或是圓一個學位夢;但想不到幾年下來,不僅事業路更廣,自己也多了一些換帖般的兄弟姊妹。「年齡不是問題,身分不是距離」在EMBA的同學上得到驗證,他們藉由不同年齡的激盪,爆出精采的火花。

資料來源 摘自:全球華文行銷知識庫

資料來源 :1758網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