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6436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論視頻版權市場之“道可盜”

論視頻版權市場之“道可盜” (2008-07-18 11:15:13)
如果一個產業的發展是建立在損害別人利益的前提下而生長,那麼他終將會受到懲罰。而在中國,最明顯的便是視頻產業的盜版原罪。
     
    中國的互聯網視頻近年飛速增長的幾個大依托是:
1、中國市場龐大的用戶數
2、中國用戶對視頻娛樂內容的需求
3、網站運營方“道可盜”的拿來主義心理。
    如果說第一、二項所代表的用戶基礎和實際環境是視頻產業能夠發展的必然條件,那麼第三項則更多是中國特色。而這也是中國的視頻產業發展能夠勝過海外的一個根本原因。
    在商業規則下的海外市場,用內容,付版費是天經地義,而中國,拿來主義才是王道。于是,中國的視頻產業便轟然興起,一台轉換設備,便可以纜盡天下內容。
    如果說內容和市場是蛋和雞的原命題,那麼在中國獲得了明確的闡述,先蛋後雞,只是這個蛋是偷來的。

 

道可盜之盜之淵源:
    當然,中國的盜版文化的產生有歷史延傳,也有現實苦衷。
    從歷史延傳來看
    1、掩耳盜鈴,這是目前現在國內視頻網站的主流“盜”文化。尤其在視頻分享網站更是發揮的爐火純青,以用戶之名,行盜版之實。至于責任,可以推到那無可追究的馬甲身上。如果說國外的youtobe更多是原創為主的話,那麼國內的效仿者已經開始借這個方式,逐漸把網站的主流方向向“更新,更快,更多“的影視基地演化,當然還會加一句“本站視頻由用戶自主上傳,如有版權異議,請于我們聯系”的掩耳布。
    2、民不舉官不揪的心理兼游擊戰術:依據中國人都是好好人,不逼急不會主動開火的溫順之性。只要你不查,我就先用,即使查了,我就陪你耗,哪怕打官司。實在逼急了,關站換個地方再開張(小網站行為)。現在的版權商,不是不願打擊,而是打擊的成本和收獲實在不成正比,甚至不夠律師費,于是也無形中助長了盜版氣焰。所以現在進展的各類網絡版權官司更多不是為了索賠獲利而是震懾的象徵意義。
    3、掛羊頭賣狗肉:一般是找一個版權代理商,花小錢賣那麼幾部版權內容,然後在實際運營中,再夾塞一些盜版內容,當然這個內容肯定是最新,最搶手的賣點。如果一遇上版權追查,則把夾塞的全部撤下或屏蔽,只留下那些買的內容來撐場子。以前有名的金互動就是瞅准了這個商機而賺了不少,那時他還承擔著報信的職責。這種方式雖然性質一樣,但可能因起碼還買了點版權,而能減少不少內疚吧。此招在網絡上也是效仿者眾。

    當然除此外,如厚黑學,難得糊塗,人不要臉則無敵等等思想在網絡時代的版權領域更得到了英雄用武之地。

    從現實苦衷來看
    1、用戶的消費習慣,迫使從黑道到白道:在中國,視頻內容市場曾從意識形態角度出發,是公益第一,商業第二,吃慣了免費餐的用戶,一直就沒有看電視要付費的習慣。于是,導致無論是pc還是tv的視頻業務,始終難以前端收費,只能向後從廣告市場分蛋糕,由此導致成本壓力難以消化,本著能省則省的角度,一個個都選擇了先做大盜,爭取從黑道撈一票起家,並借機綁架個vc後再歸入白道,然後買點版權給自己洗洗白,當然本性難移,有時也會偶爾干上一票過過癮。如果這個論原罪,誰讓用戶不賣單。
    2、市場競爭激烈,誰也不願當傻蛋:現在視頻網站競爭太激烈,發展潮流也和電視台一樣,一窩蜂。市場熱什麼,大家就搶著播什麼。幾十個網站都在播同一個片子,大家都不花錢賣版權,大家成本都是零,你要花錢買版權,你的成本就高,你就是大傻冒。你要再因為是正版而來收個費,那是活雷鋒,替別人做嫁衣,用戶全跑到別人那看免費的去了。互聯網時代人人都有一本帳,你收費,他免費,你說我上誰家看?
    3、雖然有錢,不夠花啊:如果說互聯網誰最能忽悠錢,非視頻業莫屬,動不動幾千萬,還是道拉,按說有錢吧,可前段時間看了艾瑞一個數據,乖乖,真是花的比賺得多。按老傳統,這是屬于敗家子類型,或者如彭德懷元帥的名言:崽賣爺田不心疼。
土豆:07年總收入500萬,成本支出7000萬,其中帶寬和服務器支出占70%
優酷:07年總收入600萬,成本支出1億以上,其中帶寬和服務器支出占70%
酷六:07年總收入1000萬,成本支出3500萬,其中帶寬和服務器支出占70%
     70%的成本扣除了,剩下的30%得租場地,付工資,技術成本,管理成本,還得搞點活動做做秀,不是不想,是實在沒錢買版權,現在光央視的奧運播放權就得2、3000萬呢。別看我拿錢多,燒的也快啊。

    苦衷的確有,現實也現實,主要還是中國的產業環境不商業,游戲規則不確立。盜版有時也是被逼的,誰讓中國是醬缸文化呢。

 

道可盜之盜之危機:
    從歷史到現實,淵源清晰,但改變不了盜的本質及其危害。路上踩到花花草草都是不對的,何況去人家家里採採花,摘摘草呢。
    隨著中國流媒體產業的逐步深入,版權權益將會越來越受到重視,這不僅是國內的訴求,更有來自海外內容商的壓力。只是這可能需要過程。而雙方的博弈已經開始逐步碰撞。
    如果單從收益來看,索賠對于內容商是近乎賠本買賣,但不做就是放任、縱容。因此這部分的工作應該形成內容商的共識,讓盜版商在侵權傳真的暴風雨下瑟瑟發抖吧。
    此外,還可以採取如鳳凰網的“非常盜”一樣的逆向思維,你不是想悶身發大財麼,那麼,把你拉到光天化日下,再給你頒個獎,讓你和四十大盜一樣出名,然後娛樂你一下,讓網絡的傳播力量壓垮你,創意來自視頻分享之托市主“饅頭血案”,也算是青出于藍勝于藍。把盜版所倡導的“跟著你,有肉吃”變成“跟著你,沒肉吃,一身騷”。最終變成在悶騷中沈淪。
    一軟一硬,雙管齊下,雖然還不能從根本上改變目前的盜版現狀,卻能打擊盜版的囂張氣焰。反盜版將是一場持久戰,但必須從現在做起。以不纔棄不放棄的決心和很壞很強大的盜版勢力相抗衡。否則視頻產業的產業鏈始終是不完善不健全的。

 

結語:
    周三參加了鳳凰網舉辦的“非常盜”頒獎晚會,充分領悟了一把互聯網的娛樂精神,但在鳳凰網劍指盜版商的勇氣之下也感受到了些許無奈。採取搞笑的手法,在譴責的同時,也不得不希望激發更多人的共鳴,借輿論外力來打壓大盜們。
    不過從產業角度,盜版始終是產業無法正規化的不安定因素。鳳凰的活動應該得到業內的更多支持。而且鳳凰網的這次活動非常之好玩。單論節目創意也得為此拍拍手。謹以此文支持中國的反盜版事業!

 

當天活動視頻參見:
鳳凰視頻非常盜 5家“大盜”獲獎   http://v.ifeng.com/v/e/20080717/1009/index.shtml

論視頻版權市場之“道可盜” (2008-07-18 11:15:13)
如果一個產業的發展是建立在損害別人利益的前提下而生長,那麼他終將會受到懲罰。而在中國,最明顯的便是視頻產業的盜版原罪。
     
    中國的互聯網視頻近年飛速增長的幾個大依托是:
1、中國市場龐大的用戶數
2、中國用戶對視頻娛樂內容的需求
3、網站運營方“道可盜”的拿來主義心理。
    如果說第一、二項所代表的用戶基礎和實際環境是視頻產業能夠發展的必然條件,那麼第三項則更多是中國特色。而這也是中國的視頻產業發展能夠勝過海外的一個根本原因。
    在商業規則下的海外市場,用內容,付版費是天經地義,而中國,拿來主義才是王道。于是,中國的視頻產業便轟然興起,一台轉換設備,便可以纜盡天下內容。
    如果說內容和市場是蛋和雞的原命題,那麼在中國獲得了明確的闡述,先蛋後雞,只是這個蛋是偷來的。

 

道可盜之盜之淵源:
    當然,中國的盜版文化的產生有歷史延傳,也有現實苦衷。
    從歷史延傳來看
    1、掩耳盜鈴,這是目前現在國內視頻網站的主流“盜”文化。尤其在視頻分享網站更是發揮的爐火純青,以用戶之名,行盜版之實。至于責任,可以推到那無可追究的馬甲身上。如果說國外的youtobe更多是原創為主的話,那麼國內的效仿者已經開始借這個方式,逐漸把網站的主流方向向“更新,更快,更多“的影視基地演化,當然還會加一句“本站視頻由用戶自主上傳,如有版權異議,請于我們聯系”的掩耳布。
    2、民不舉官不揪的心理兼游擊戰術:依據中國人都是好好人,不逼急不會主動開火的溫順之性。只要你不查,我就先用,即使查了,我就陪你耗,哪怕打官司。實在逼急了,關站換個地方再開張(小網站行為)。現在的版權商,不是不願打擊,而是打擊的成本和收獲實在不成正比,甚至不夠律師費,于是也無形中助長了盜版氣焰。所以現在進展的各類網絡版權官司更多不是為了索賠獲利而是震懾的象徵意義。
    3、掛羊頭賣狗肉:一般是找一個版權代理商,花小錢賣那麼幾部版權內容,然後在實際運營中,再夾塞一些盜版內容,當然這個內容肯定是最新,最搶手的賣點。如果一遇上版權追查,則把夾塞的全部撤下或屏蔽,只留下那些買的內容來撐場子。以前有名的金互動就是瞅准了這個商機而賺了不少,那時他還承擔著報信的職責。這種方式雖然性質一樣,但可能因起碼還買了點版權,而能減少不少內疚吧。此招在網絡上也是效仿者眾。

    當然除此外,如厚黑學,難得糊塗,人不要臉則無敵等等思想在網絡時代的版權領域更得到了英雄用武之地。

    從現實苦衷來看
    1、用戶的消費習慣,迫使從黑道到白道:在中國,視頻內容市場曾從意識形態角度出發,是公益第一,商業第二,吃慣了免費餐的用戶,一直就沒有看電視要付費的習慣。于是,導致無論是pc還是tv的視頻業務,始終難以前端收費,只能向後從廣告市場分蛋糕,由此導致成本壓力難以消化,本著能省則省的角度,一個個都選擇了先做大盜,爭取從黑道撈一票起家,並借機綁架個vc後再歸入白道,然後買點版權給自己洗洗白,當然本性難移,有時也會偶爾干上一票過過癮。如果這個論原罪,誰讓用戶不賣單。
    2、市場競爭激烈,誰也不願當傻蛋:現在視頻網站競爭太激烈,發展潮流也和電視台一樣,一窩蜂。市場熱什麼,大家就搶著播什麼。幾十個網站都在播同一個片子,大家都不花錢賣版權,大家成本都是零,你要花錢買版權,你的成本就高,你就是大傻冒。你要再因為是正版而來收個費,那是活雷鋒,替別人做嫁衣,用戶全跑到別人那看免費的去了。互聯網時代人人都有一本帳,你收費,他免費,你說我上誰家看?
    3、雖然有錢,不夠花啊:如果說互聯網誰最能忽悠錢,非視頻業莫屬,動不動幾千萬,還是道拉,按說有錢吧,可前段時間看了艾瑞一個數據,乖乖,真是花的比賺得多。按老傳統,這是屬于敗家子類型,或者如彭德懷元帥的名言:崽賣爺田不心疼。
土豆:07年總收入500萬,成本支出7000萬,其中帶寬和服務器支出占70%
優酷:07年總收入600萬,成本支出1億以上,其中帶寬和服務器支出占70%
酷六:07年總收入1000萬,成本支出3500萬,其中帶寬和服務器支出占70%
     70%的成本扣除了,剩下的30%得租場地,付工資,技術成本,管理成本,還得搞點活動做做秀,不是不想,是實在沒錢買版權,現在光央視的奧運播放權就得2、3000萬呢。別看我拿錢多,燒的也快啊。

    苦衷的確有,現實也現實,主要還是中國的產業環境不商業,游戲規則不確立。盜版有時也是被逼的,誰讓中國是醬缸文化呢。

 

道可盜之盜之危機:
    從歷史到現實,淵源清晰,但改變不了盜的本質及其危害。路上踩到花花草草都是不對的,何況去人家家里採採花,摘摘草呢。
    隨著中國流媒體產業的逐步深入,版權權益將會越來越受到重視,這不僅是國內的訴求,更有來自海外內容商的壓力。只是這可能需要過程。而雙方的博弈已經開始逐步碰撞。
    如果單從收益來看,索賠對于內容商是近乎賠本買賣,但不做就是放任、縱容。因此這部分的工作應該形成內容商的共識,讓盜版商在侵權傳真的暴風雨下瑟瑟發抖吧。
    此外,還可以採取如鳳凰網的“非常盜”一樣的逆向思維,你不是想悶身發大財麼,那麼,把你拉到光天化日下,再給你頒個獎,讓你和四十大盜一樣出名,然後娛樂你一下,讓網絡的傳播力量壓垮你,創意來自視頻分享之托市主“饅頭血案”,也算是青出于藍勝于藍。把盜版所倡導的“跟著你,有肉吃”變成“跟著你,沒肉吃,一身騷”。最終變成在悶騷中沈淪。
    一軟一硬,雙管齊下,雖然還不能從根本上改變目前的盜版現狀,卻能打擊盜版的囂張氣焰。反盜版將是一場持久戰,但必須從現在做起。以不纔棄不放棄的決心和很壞很強大的盜版勢力相抗衡。否則視頻產業的產業鏈始終是不完善不健全的。

 

結語:
    周三參加了鳳凰網舉辦的“非常盜”頒獎晚會,充分領悟了一把互聯網的娛樂精神,但在鳳凰網劍指盜版商的勇氣之下也感受到了些許無奈。採取搞笑的手法,在譴責的同時,也不得不希望激發更多人的共鳴,借輿論外力來打壓大盜們。
    不過從產業角度,盜版始終是產業無法正規化的不安定因素。鳳凰的活動應該得到業內的更多支持。而且鳳凰網的這次活動非常之好玩。單論節目創意也得為此拍拍手。謹以此文支持中國的反盜版事業!

 

當天活動視頻參見:
鳳凰視頻非常盜 5家“大盜”獲獎   http://v.ifeng.com/v/e/20080717/1009/index.shtml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